晴天絮语之 九月九日 阴

腾讯房产莘县二中吴雁晴 2016-10-13 13:25
0

[导读]问:九月九日为什么叫重阳——是不是古时候有两个太阳?答:古人将天地万物归为阴阳两类,奇数为阳,偶数为阴,九为阳数之极,两个九,故名重阳。

两个九,谐音“久久”,该是很吉利的日子,却没有太阳。

微信上泛滥着很文艺的“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”,那个太阳的表情,笑容灿烂,两个太阳,晴晴。该是有两个太阳的日子,却没有太阳。

总是缺乏过渡,忽然就寒意彻骨。

天气预报很抽象,楼上不知季节已变换,我闹不清脑袋里哪根筋出了故障,竟然在这样的天气穿上那件封存已久的花布旗袍、细高跟白皮鞋,招摇过市。办公室里的小美女偷拍、美图、发朋友圈、看大家热热闹闹地点赞,不由分说替我改了微信头像。

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,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...... 是阿桑的歌吧,《叶子》。

薄雾浓云愁永昼,在鸡零狗碎中虚度光阴,黄昏,该是东篱把酒的时刻,门外西风吹起我的旗袍开襟,凉初透,我裹紧酒红色的羊绒披肩,踩着细高跟貌似娉婷,谁也不知道鞋子里的脚在痛。

门口值班的W校长笑眯眯问我冷不冷,说今天这个打扮看起来不但美丽,而且冻人。

我想起我曾经的那些摔门,那些不恭,有些惭愧自己的尖酸刻薄……如果连外人都能够一笑泯恩仇,又何苦对“内人”计较太多?

我们常常这么傻,总是伤害最亲的人,本想抱团取暖,却在不知不觉中变成刺猬,竖着满身的毛刺相互指责,气焰咄咄地问:“为什么你都不心疼?我还是不是你爱的人?”

爱别人胜过自己,大概只有母亲吧,从你的全世界路过,像猪头那样倾尽生命去爱的,也只他一个,期望愈多失望愈多,我们只能学会向现实妥协,学会自己做自己的爱人。

途经山羊餐厅,听见自己的饥肠在叹息,犹豫了一下,决定践行“爱自己”。

我最喜欢西北角靠窗的那个位子,隔着洁净的落地窗,是神圣山羊的雕像,雄壮的大羊角让人心安。这儿离我的家几步之遥,小城的中央。正是倦鸟归巢的时刻,华灯初上,车水马龙,而我不必夹在这人潮人海中急急忙忙,也是一种自在吧。

想起前些年我教过的一个学生,美术班的小班长,他和我一样有点洁癖,对大家的物品摆放总是很严苛,自己那一小块空间更是整洁的不像男孩子,他说:这样我心里能踏实一点——至少我知道还有一个干干净净的容身之处属于我。

此心安处是故乡,自离开母体,我们的灵魂就开始寻找那个安全自在的归宿,他的意思,我懂。洁癖,不过是在现实面前无能为力的一种变态,这世上哪里能找到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桃花源?远离尘世受不了孤单冷清,结庐在人境,又做不到心无车马喧......

那个男孩子,后来辍学了,他的哥哥在车祸中丧生,父母为留住儿媳肚子里的根儿,强行把未成年的他和大他八岁挺着大肚子的嫂子锁进一个房间......有些真的很无奈,林妹妹说,“我为的是我的心”——其实能为自己的本心而活,才是真正的自在。

问:黛玉可以我为的是我的心,为什么宝钗不能?

答:不是不能,是不为也。

不是宝钗不可以,只是她活着却更多并不为自己的心,正如烟火红尘中的我们自己。

而宝玉道:“我也为的是我的心,难道你就知你的心,不知我的心不成?”

即便如此相爱的两个人,有时爱到歇斯底里,依然是白天不懂夜的黑——我用尽力气想让你明白我的心,如果你不肯明白,这样的吵架怄气,倒不如一个人随性自在。

山与水可以两两相忘,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。那时候,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,一个人的细水长流。

一个人,一枚韭菜饼,一碗南瓜粥,对着窗外呆萌良久。扭头,发现前面邻座多了一大两小三个食客,男人正在细致地拿小勺子给宝宝一喂饭,不时向宝宝二投去关注与鼓励。第一次看到小城里也有这样的暖心奶爸,这样温馨的场景 ,我听见自己的心在解冻。

回家,罚跪......然后原谅吧,如果有个人近距离领教了你声嘶力竭的狮吼、你目眦尽裂扭曲了的丑陋,还能捧着花儿跪在你的面前忏悔,是不是该选择相信,相信爱情,相信他天长地久的决心。

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瞬间,我想起来不曾有过遗憾,这样的爱情,只不过是个神话,而我们都是凡人,凡人的世界里没有十全十美。

九月九日,让阴转晴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